跆拳道级别及腰带颜色

跆拳道级别及腰带颜色

银龙跆拳道馆位于江州市中心黄金地段,其馆主还获得过全国跆拳道大赛二等奖,在江州极具知名度。

柳菁母亲王雪琴是江州电视台知名主持人,她曾邀请过银龙馆主上电视做节目。

柳菁和吕露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电视台。

吕露男朋友就是银龙跆拳道馆馆主,她和她弟弟吕锋都喜爱跆拳道,现在两人都是银龙跆拳道馆学员。

此时的银龙跆拳道馆灯火通明,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学员在教练指导下练习,暴呼狂喝,引得过往行人频频驻足观看。

最引人眼球的还是坐在角落喝咖啡的三人。

柳菁和吕露穿着白色练功服,姿色出众的两人被衬托的更加俏丽。

尤其是柳菁,宛如一朵白莲花般绽放,就连吕露都完全失去光彩,而坐在她对面的年轻男子更是看的眼睛都发直。

这个年轻男子叫吕锋,吕露的弟子,也是银龙跆拳道馆排名第三的高手。

“菁菁,姓叶的废物怎么说,他敢不敢过来?”

吕露喝了口咖啡,扭头看向柳菁,一脸期盼地问道。

柳菁点点头道:“他说待会就过来。”

得知叶凡要过来,吕露登时满脸兴奋,兴奋地抱拳着双手,信心满满道:“那个叶凡白天在公司出尽风头,嚣张的不得了,哼,不给他点教训看看,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!”

“姐,还是让我来吧,别让那个废物弄脏了你手。”

吕锋早就得知柳菁有个叫叶凡的废物老公,也知道柳菁很想跟他离婚,只是一直没合适机会。

吕锋对柳菁爱慕已久,要是他今晚把叶凡的腿打断,让他成为废人,那柳菁铁定会跟叶凡离婚,到时候他就可以上位,抱得美人归。

吕露扫了眼吕锋的红腰带,朝他翻了道白眼道:“你是红带高手,要是让你出手,还不得把人给打废了,我蓝带就可以了。”

在跆拳道里面,实力以腰带颜色来划分,分别是‘白黄绿蓝红黑’,实力最低者是白带,而实力最强者是黑带。

而黑带又分为九段,级别达到黑带二段就可以开馆授徒,而吕露男朋友已是黑带六段,实力强悍。

吕露吕锋数年前就加入银龙跆拳道馆,跟其他学员不同,因为馆主是吕露男朋友,所以姐弟俩都是被馆主亲自指导的,进步也比其他学员要快得多。

吕露因为工作关系,练拳时间少,但资质不错,现在已是蓝带。

吕锋资质要比吕露强得多,练拳时间又长,所以他现在已经达到红带级别,甚至距离黑带都仅有一步之遥。

“就算你是蓝带,你也比一般人要厉害的多,待会过招的时候,别下手太狠。”

柳菁见吕露和吕锋姐弟俩眼神兴奋狂热,生怕这对姐弟会闹出人命,没办法收场,特地提醒了下。

叶凡白天在公司太过高调,让她平白无故受了很多气,所以柳菁就想要借此机会让叶凡吃点苦头。

柳菁资质也不错,本身也是蓝带,跟吕露实力不相上下,但叶凡毕竟是她老公,她也不便宜亲自出手教训他。

叶凡自然不知道柳菁三人的阴谋,他乘坐计程车赶到银龙跆拳道馆,进门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柳菁三人。

“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?”

叶凡无视吕露和吕锋,径直地看向柳菁问道。

“你就是叶凡?”

不等柳菁回答,坐在旁边的吕锋腾的一下站起,身材魁梧高大,一米八几的个头像堵墙一样横在叶凡面前。

看到柳菁老公只有一米七几,身材有些单薄,吕锋轻蔑地哼了声。

“是又怎样?”

叶凡瞟了眼吕锋,淡淡说道。

这个时候吕露插话进来,拦住吕锋,向叶凡介绍道:“叶凡,他是我弟弟吕锋,菁菁叫你过来,其实是想推荐你加入我们银龙跆拳道馆。”

银龙跆拳道馆在江州极具知名度,馆主在全国大赛上得过奖,还上了江州电视台,所以很多人挤破头皮都想要加入进来。

可是银龙跆拳道馆收徒的门槛很高,能加入银龙跆拳道馆的学员,要么有钱有势,要么资质过人,普通人连想都不要想,顶多只能站在馆外驻足观望。

“没兴趣。”

本以为叶凡肯定会欢喜答应,不料吕露等的却是这个回答。

“叶凡,你以为我们银龙跆拳道馆是谁想进来就能进来的吗,让你加入,还是看在菁菁的面子上,别给脸不要脸!”

吕露不相信有人会拒绝加入银龙跆拳道馆,还道叶凡是故意打脸充胖子。

柳菁还道叶凡拒绝加入银龙跆拳道馆,是害怕她联合其他人给他难堪,故意激将道:“你是没兴趣,还是害怕?”

“我会害怕,带我换衣服。”

叶凡从柳菁眼神里看得出她的意料,冷哼一声。

吕锋见叶凡同意加入跆拳道馆,心下狂喜,连忙带他去更衣室换练功服。

因为叶凡是初学者,所以他的练功服是白带,即最低级的意思。

整个跆拳道馆有三十余名学员,腰带最次的也是黄带,当他们看到叶凡孤零零一个白带后,纷纷嗤笑起来。

“全体集合!”

看到人都到齐后,站在场中央的黑带教练厉喝一声。

包括柳菁吕露等人在内,三十余名学员全都聚集到道场中央,列队站立。

这个黑带教练是黑带三段,是银龙跆拳道馆第二高手,是银龙馆主高价聘请的代理教练。

吕露暗中朝着教练使眼色,对方点头会意,说道:“吕露,你出来示范一下。”

吕露朝着柳菁看了眼,又暗中扫了眼叶凡,走了出来,站在道场中央。

教练伸手点了一个绿带学员,让他和吕露对打。

吕露是银龙馆主女朋友,教练当然不愿意她受伤,不敢安排蓝带及以上学员,只能让绿带学员跟她对练一下。

结果不出所料,这个绿带学员仅是接了五招,就被吕露一记回旋踢给踢飞。

“吕师姐太强了,我不是对手!”

绿带学员从地板上爬起来,不仅没有怨恨之色,反而满脸堆笑地抱拳求饶。

“那是自然,吕师姐可是得到馆主亲自指导的,能弱吗?”人群里一个女学员满脸羡慕地说道。

“要不是工作缠身,吕师姐肯定会更强!”旁边的一个高个子男学员点点头附和道。

待绿带学员主动认输退回到人群后,众学员立即向吕露抱以热烈掌声,经久不息。

吕露满脸得意地站在中央,眼眸环视一周,冷不丁伸手指着叶凡,叫嚣道:“姓叶的,你敢不敢上来跟我过几招?”

见吕露竟然指名道姓地邀请对决,众学员顿时对这个叫‘叶凡’的人大为好感。

吕露所指,竟是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一个人。

正是叶凡。

看到吕露要挑战的人竟是刚加入道馆的白腰带小子,众学员登时会意,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刚才他们看到叶凡和吕露等人站在一起,还以为他们是认识的。

现在看来,吕露跟这个叶凡肯定有过节,不然也不会以蓝带身份挑战一个小白带。

可怜这个小白带还一脸无知,怕是要被吕露给打的满地找牙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解梦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nnbaiqi.com/4739.html